你为什么非辩论不可

摘要: 听着,你来便是,我们输出自由而又有趣的灵魂。

11-10 02:23 首页 上外学联学术部


  


那是大一下期做总结推送的时候,我要采访辩协会长,以此作为总结推送的素材。

如果你看过那天采访的内容,你一定会说,“哇靠,这个人好无趣。”好吧,其实那天我还问了一个快被问烂的问题,我问她:“如果没有辩论,你觉得你现在会怎么样?”


她的迟疑很短暂,几乎是立马告诉我,

我应该不会这样思考吧。”


“这样思考”是怎样思考?

用逻辑的夹角一点点把对方逼到绝境、言语间有些点杀的快感,把对方脆弱的驳斥几乎是瞬间掐掉,这种厮杀的果敢确实很爽,学姐说的是这个吗?




 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,总之烈日、寒风、或是秋意,我兀自行走,脱了群。一个人张着嘴神神叨叨地念着什么。打辩论的人,哪怕到了比赛前一秒,都想要穷尽。我们想要穷尽思考的边界,我们质疑一切,我们笃定要在别人的逻辑体系里寻到罅隙,又畏惧漏洞出现在自己身上。


这种情绪会延续到赛后好长一段时间。它可能是数月之后的灵光一闪,豁然开朗了数月之前内心的一块憋仄。


 辩论的思考教会我的第一件事是,怀疑一切。不迷恋权威,不轻信任何人、任何事。自媒体时代,博主们擅长煽动,乌合之众擅长站队,可总有一群理性不盲从、等待真相、挖掘真理的人,而辩手是其中的一部分。




可是, 怀疑本身并不能让辩论变得不可替代,辩论本身却会。就像我前面说的,辩论赛有各种各样的环节,陈词、质询、盘问、驳论、攻辩、自由辩论、结辩。参加辩论一年后,我深刻地意识到,这何尝不是人生。


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说过:“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”。的确,我们手握着完全不同的人生。活在世上,我们秉持自我的一套价值观,有来自外界的嘈杂与反驳,有笃定而有力的还击。世界上最复杂绚丽的文明,凭借这样最简单的单元,开始输入和输出。

 

我不是说你非要在辩论赛场上做个一辩、二辩、三辩或者四辩,庄子站在濠梁上辩驳“子非我”的时候没有,你也不必;我是说,在浩荡漫长的人生角力中,你不可以无所辩驳。


  


郝劲松,中国政法大学毕业。从2004年夏天开始,他先后7次将国家税务总局、北京地铁运营公司、北京地铁局告上法庭,原因是在火车上购物和地铁如厕时未能要到发票。不止如此,他上诉春运涨价、曝光华南虎事件、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……他说他是在以一个公民的身份作战。

 

09发生了震惊中国的钓鱼执法事件,上海白领张晖与河南来沪农民孙中界被交通队栽赃式钓鱼执法,被扣车罚款。孙中界一怒之下用菜刀砍断了自己的手指,张晖与孙中界不约而同地找到郝劲松作为他们的诉讼代理人。为张晖提供无偿的法律援助电话中,郝只提了一个条件:无论胜败,决不能撤诉。张晖同意。

 

郝鼓励张晖说:"你是好样的,至少你还敢挺身而斗,很多人是一辈子都不敢的,他们一生都不敢反抗,他们永远都是受害者"。

 

“他们一生都不敢反抗,他们永远都是受害者”。换言之,如果你永不辩驳,你就只能成为被动承担者——承担别人的行为、承担别人的话语、承担别人的情绪、甚至是过失。


  


谁没有当过不说话的承担者呢?背负别人所谓的传统价值、不可推卸的责任、神秘的道德感和怪异的处世原则,忍气吞声,把自己埋藏在汹涌的世俗之中,只剩正常人所能发出的沉重的喘息。可是,你快乐吗?


所以我们才选择争鸣,我们在内心躁动与不平的时刻曾企图勇敢地发声。你真的不必参加辩论赛,可是生活里呀,你要当个辩手


这才是辩论的必要性,我们基于立场的发力,在蒙昧与疼痛中划出疆界,不允许他人轻易地越过,然后你回首混沌,才发现那就是自我。



 

你不必,但是你值得参加一场辩论赛。


在我眼里,辩论赛最像武林,林子不大,却有红尘俗世,有刀光剑影,有蒙昧,有顿悟。一个小时的赛程,从生到死,从古到今,从有限到无垠,不止是思维敏捷来去的自由,还有思想洞穿的辽阔。隔着视频看着黄执中和林正疆的对决,怎么想都和决战紫荆之巅无异。

 

一年了,回想当初参加辩论是因为看奇葩说,酷爱姜思达。打辩论总想着他会坐在评委席,所以准备每一场辩论都出奇地努力。一年里面,花了精力,费了神,打了新生赛、立言杯,成长无数;其间还在辩论学姐那里一扫姜思达的朋友圈。一年后,坦白讲,比起姜思达,更爱自己,思考的自己



一位辩手,哪怕平常其貌不扬,看起来也无趣。可是一到辩论场上,马上两眼放光难以掩盖的潇洒和神秘


听着,你来便是,我们输出自由而有趣的灵魂。



部分图片来自Behance.net



上海外国语大学辩论协会正在招新

如果你也想成为一名辩手

就赶快报名吧!!

来自 金院 管院 国教 法学院 国关学院 英院 的新生,请扫描一下二维码??



来自 东方语 俄语系 新传 日院 西方语(三教楼各语系)请扫描以下二维码??




上外辩期待你的加入。




首页 - 上外学联学术部 的更多文章: